-醋精本精-
<易燃易爆炸>
雜食/隨拍/寫字

【诚楼】《香料爱人》文评

喵嗚!!!!可惡的擼否好抽!!
通知現在才出現!!!
寫的好棒❤親親你❤

鹿闻人声:

《香料爱人》文评


正文结束在1947年,那个时候世界已经跟他们两个人,没有一法郎的关系了。


但是和我有。


明楼这个年纪已经不小倒是脾气还挺大的“倔老头子”,有任性,有尊严,有格调,有理想,有喜,有怒,有满腔直白到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,试问说出“我就算闭着眼睛,也能射中你的要害”的人,怎么只会靠着变一变玫瑰花去哄女孩呢。他不用说话,那样长的腿,那样分明的棱角,所有迷人的特质都会让人自动忽略他时不时发作的坏脾气。


但是数睫毛的特权只是明诚的。


明诚这个任劳任怨不辞辛苦的“烦人管家”,要画画,要调香,要做饭,要演戏,要打架,要生,要死,都可以全凭一句话,还要哄着让人心甘情愿并能愉悦的享受一周三次的床上运动,为此买甜点做红烧肉的承诺扔的比手雷还快还准。他精明又盲目的爱着他的神明,希望有一天能从头到脚的占有。


但是神明的陨落是锥心刺骨的。


明楼的痛,明楼的悔,明楼的乡愁和欺瞒,所有的一切都在老三殉国的照片下烧的体无完肤,甚至更早,是在大姐的坟头。他们远离了故土,却从来没有躲过时代的施压。应急箱里处理枪伤甚至更严重伤害的工具一应俱全,喝酒时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擦过酒杯,藏在门后的枪,循环往复的噩梦,紧绷的神经。


但还好他们有彼此。


他们也只有彼此了。


幸运的是,家里还多了两个小家伙,白鸽和黑猫,“青瓷”和“毒蛇”,看不见的那个像明楼,受了伤的那只像明诚,无论从体型还是神态上,都像是很久前就认识的,与生俱来的熟悉感,和不可抗拒到来的命运。在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环境里,陪他们度过了寒冷漫长的冬天,春天来了,也就悄悄走了。和明诚不怎么亲昵的黑猫,在死去的前夜,足够的温柔的蹭了蹭明诚的下巴,很不争气,这里没忍住眼泪。


万物存在,都是有感情的。


鸽与猫,大姐和明台,包括下去见孙中山的王天风,酒和烟,妓女和大兵,包括街头卖报的小孩,每个人,每个物,每件事,苦的,甜的,别离的,悲伤的,仅剩的,陪伴的,点点滴滴都是完整的他们。


Cheng&Lou,缺一不可。


当然,玛格太太的文笔不用夸,细腻动人,收放自如,看一眼就心悦诚服的拜倒在她的篇章里。机缘巧合的看的S先生,再是香料,每次读起来就是有心动的感觉。爱情应当是这个样子的,一头扎进去,那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河流,淌过心头。


中午靠着树晒太阳吃午餐,晚上只穿衬衫在香料园里看月亮,真希望我的楼诚,一直这样,打情骂俏平安喜乐下去。


最后,谢谢太太,让我遇见这样好的你和他们。


@Margherita C. @啾啾嘛嚕

评论
热度 ( 16 )
  1. 鹿闻人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喵嗚!!!!可惡的擼否好抽!!通知現在才出現!!!寫的好棒❤親親你❤
 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