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啾嘛嚕

-迷妹日常-
雜食/隨拍/寫字

【楼诚衍生多cp】以圣光之名

啊啊啊…好多熟悉的詞彙,看的我好雞凍!!!!

汇丰银行231:

大家打游戏的场合,CP见 tag。


 这个游戏大概是魔兽的六七十年代,但是各种私设。


忘记分行了。。。我傻叉。。。。






忘记了大家都是年轻的女孩子,我来名词解释一下。




副本:就是一个进去揍怪瓜分其财物的地方。




dkp:一种团队货币,按贡献获得,用以交换装备物质。




主T:负责让怪揍自己别揍别人的角色。




buff:一定时间内有持续增益效果的技能。




灵魂石:术士出品,可以原地复活的好东西。




二T:负责让怪除了揍主T只能揍自己的角色。




治疗:这个不用说了吧,加血的。




DPS:负责揍怪的角色。




输出量:就是杜方互飚的那个,在一场战斗中谁把怪揍得更狠输出量就更高。




仇恨:怪被谁打得狠,嘲讽地来火,就对谁仇恨高,他就揍谁。




OT:仇恨超过了T。




YY:法师的爆发,一旦开了DPS们就会像疯狗一样输出。




CD:技能放下一次前的冷却时间。




雕文:给技能加持的玩意儿,比如缩短CD。




AOE:无差别攻击。




竞速:在规定时间内打完一个副本。




PVP:就是玩家打玩家,不是打怪。














 1 


"7点半准时发集合dkp啊,"明楼调了调话筒:"清楚伐?"


 频道里各种回应:清楚!明白!是的团长好的团长!


 但是人多了总有不和谐的声音,那个声音很好听,有点像某种和弦的音色:"你那个麦是五块钱的啊?呼呼啦啦快一礼拜了,这个下本环境略恶劣啊。" 


频道里安静如鸡,敢给明大团长挑刺的,除了"团队不能没有你"的主T大人还有谁。 


团员们想起了曾经经历过的各种恐惧,一时间都紧张地在电脑前扣键盘扯鼠标。


 耳机音箱里响起团长何时都波澜不惊地应对,不知道怎么好像有点远,似乎离开了话筒在对旁边人说话:"你还嫌它呼呼啦啦的?不是你非得夹个小电扇在旁边啊?"


 "哦,是那个啊,那没办法,你那个主机散热不好就是得外界干涉一下。" 


"那我这台外星人散热好不啦?"


 "好着呐,么么哒。" 


主T大人的声音从他自己和团长的话筒传来二重奏,还有点延迟。 


团员们纷纷暂时开启了静音,这种被秀恩爱的恐惧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心头散去,特么还打不打本啦!




 2 


"刷好buff,踩好光环,检查一下装备天赋,术士绑好灵魂石。二T的牧师呢?怎么不就位?"明楼发了个就位确认看着没点掉的那一个"凌境致远"有点犯强迫症。 


"等下等下楼哥,"二T熊德多动症似的上蹿下跳:"凌远给我洗葡萄呢,马上哎来了来了!"


 "你注意点儿啊,这个BOSS要换T的,别顾着吃!" 


"晓得晓得,不会害死团长夫人的!"


 明诚敷敷笑了一阵儿:"都好了吧,我开了啊。" 


巨大肉山大魔王一样的BOSS从铁牢里冲出来,一斧子劈在地上,把场地劈成两边。


 明诚顶着圣光道标稳扎稳打上仇恨把BOSS往卡位上拉去。


 "别OT啊,小方注意你仇恨,先停停,开始别打那么狠,没到你们飚dps的时候呢。" 


明楼的指挥永远稳稳当当有条有理,嵌在呼呼啦啦的风声里,给明诚上盾拉血,抽空还打断BOSS读条并且给自己攒豆。 这样的团长哪里找,简直就是精神领袖,有明楼在团队的心永远是定的。




 3 


"OK,我卡好了,全力输出吧。"明诚的战士一个华丽转身,把自己的视角卡死了,眼前只有灰扑扑的墙和溢出的光效,看不到战况,就贴着肉山大魔王肥腻的肚皮和血条还有仇恨警报大眼瞪小眼。


 这个BOSS就是这样啦,主T要卡位才好打,所以主T最无聊,对着枯燥的景色傻叉叉的一二阶段猛上仇恨,外面啥啥都不知道。 


明诚看着团队血条音阶似的上上下下,赵启平在喊:"谭宗明你开什么YY啊,这才到哪儿啊!"


 "阶段末啦,YY留着你又不能帮我生孩子。"


 明楼有条不紊地回道:"小赵别炸,开了就加一波输出,直接打到二阶段。小方小杜别OT了,你俩又卯上了?今天又比DPS?怎么个赔率?"


 团长大人抽空还回头亲了一口百无聊赖打字机一样机械敲着键盘,伸头来看他屏幕的主T:"三阶段就好了。" 


"赔率嘛都无所谓,"杜见锋一套打出三个暴击,亢奋地抖脚:"这关系到三天一次还是两天一次。" 


"杜见锋你闭嘴!"方孟韦冷冷地呵斥他:"要不要脸!你打得过我再说!"


 荣石的灵魂石永远是绑给许一霖的,他把靠近小神牧的小怪全部轰成渣,再去输出boss。 dps嘛,达标就行了,保护好他的小牧师才是一等大事。 


哗啦身上被上了个吸收盾,许一霖的角色转身背对他仿佛都透着羞赧,荣石心里萌得嗷嗷叫。 


李熏然哼哧哼哧把仇恨保持在明诚的下面又不能超过他了,随时准备接怪。 


凌远低声说:"怎么滴一身的,葡萄汁洗不掉啊。" 





二阶段末了,BOSS一个全屏穿透AOE,呼啦全团血掉到一半以下,许一霖身上的天使抚胸昂首高吟圣歌把血线堪堪拉住,所有治疗一顿猛刷。


 "熏然接怪,三阶段分散,四队五队跳频道暂时凌远指挥,三分钟打完啊,今天上个电视玩玩。"


 肉山大魔王劈开的场地中间架起紫色光桥,棕熊T嗷呜嚎着挑衅BOSS,把傻狰狞的怪放着风筝拉向另一半破碎的战场,凌远把所有减伤都给李熏然套好跟着撵,一个戒律牧跑得不输盗贼快。


开玩笑,他的小德在前面,怎么能让他一个人面对这种难看的怪,虽然他吃了一身的葡萄汁,等会儿打完还要头疼怎么去洗。


 战士明诚终于被从那个角落解放了,一个英勇跳跃砸到场地中央,那瞬间紫光大炽出现了一只母肉山大魔王,穿得跟长得一样不堪入目。


 "阿诚拉好主母别动了,DPS听我喊。"明楼抬着明诚的血线,一套技能组合娴熟巧妙,既达到最大治疗又控蓝控仇。


 "三,二,一,全力输出!" 电光火石,技能的绚丽的色彩瞬间轰了满屏,DPS排行榜此起彼伏,方孟韦死死咬在杜见锋后面,把键盘都要戳出洞来,不能输,真不能输,为了自己的腰。




 5 


"谭宗明,你还有YY吗?浪费了吧。"赵同学悠悠闲闲站在许一霖对角和他一起全团刷血,一边挤兑团里第一法师。


 "我要开出来,你今天晚上来跟我吃宵夜。" 


"你吓唬我啊?你还敢用外挂不成?"


 "你说你敢不敢应!" 


"不敢我跟你姓!" 


哗!所有人血条下挂上了一个时间扭曲。


赵启平目瞪口呆:"你,你特么真外挂了?你这个牛逼号不想要了?" 


"谁跟你说外挂的,新出的雕文知道伐?叫你多看看更新公告。" 


"我次奥不算不算不算!其他法师呢!你们居然没人提醒我!" 


团内法师安静如鸡,谁没吃过谭总点儿好处啊,吃人的嘴软。




 6 


"四五队都跳频道了吧?"凌远清了清麦:"注意仇恨,躲技能,团长说了三分钟,我不想被扣DKP,相信大家也是,有没有信心?" 


"有有有!"棕熊拉着怪上蹿下跳。


 "熏然你拉好就行了,我是问dps,还有别跳了,别脱离了。" 


PVP玩家表示他不跳浑身难受,但是为了团队利益还是按捺住了。 


DPS纷纷对副团座表决心,那是当然有信心!我们是精英! 


哐哐哐,肉山大魔王气得直吐火球,砸出一片火海,李熏然拉着怪慢慢退,给近战留出站位。 


圣洁的白金光辉不断在他身上燃起,他是个从来不用多操心开减伤的T,因为凌远很少会让他到红血的地步。


 "躲技能好不好,"凌远声音有些硬地教育几个远程:"别增加治疗压力,要你们全力输出难道就傻站着打吗?给点技巧行吗?" 


其实副团座要比团座严厉些,远程都缩了缩脖子麻溜儿乖乖躲技能,心里嘀咕着副团座这尊冷面神是怎么降伏二T这个傻白甜的。




 7 


四五队还挺顺利,倒是主战场这边出了点问题,BOSS主母还有7%的血,许一霖忽然掉线了,赵萨满马上压力倍增。 


小神牧慌张张打电话给荣石说电源让猫扒拉掉了,正在加紧重登呢,全团的血哗哗掉地像大姨妈第二天。


 明楼赶紧补位,照顾主T的同时开始放蓝抬血:"不要紧我能顶住,加大输出就秒掉了!" 


"大哥,"明诚算着减伤:"我开减伤,你先别管我。"


 "好,撑一下。"明楼丢了个拯救之手给他。


 咣咣咣轰轰轰,所有大招全开往母肉山大魔王身上招呼,方孟韦的数据终于短暂地爬到杜见锋上面一瞬,他磕了个爆发往死里戳怪。 


明诚的血红了,BOSS也被怼到了2%,嗷嗷嗷呜呜呜丑陋的母怪发出刺耳的声音,这是最后一次愤怒穿透伤害。


 明诚的减伤全部CD,团里已经躺了几个脆皮,他想拼了!这个电视今天怎么都要上!绝对不能堕了「阿拉索天团」的名头! 


几个风骚的走位,闪避物理和不锁定攻击,穿透没有办法只能生吃下去,明诚的意识一向很好,5%的血竟然让他硬挺到了BOSS还剩1%。 


不过还是到此为止了,他叹了口气,主母蓄力技能完成,这一下他肯定必死,希望这番拖延能给队友争取到优势。 


嗡地一声,圣光在战士身上点燃,他的骑士踩着40码的距离把一个神圣干涉套在他身上:"别发愣。"


 团队列表里那个标记着黄框的头像暗下去了,明诚猛地回头看着明楼。


 "主T别开小差啊,"躺地板的团长笑道:"怎么,太久没享受被我干涉的感觉了?" 


 主T无敌,DPS全开,母怪立刻转头找治疗,明诚说不出话来,迅速点掉了干涉buff开嘲讽,仇恨一下飚升。BOSS还没被风筝几步便轰然倾倒。


 世界频道:恭喜"一颗红心向太阳"团队,完成本周副本竞速,用时12分28秒,创本月竞速纪录。


 "啊啊啊,成功啦!"李熏然蹦起来抱住凌远,把葡萄汁蹭了他一身。 


最后时刻爬上来的许一霖松了口气,还好没有因为他失败,瞪了一眼若无其事舔爪爪的小桃球,明天叫荣石来给你洗澡! 


"我次奥……"方孟韦看着那百分之零点二的输出差距发愣,默默捂住了腰。


 "平平,我马上去接你哦,如果你不开门我会打110开锁的哦。"谭宗明火速下线了,装备都不要。


 赵启平捂住脸,无赖流氓大骗子。




 8 


团长分装备,一般来说主T会跟着唱价,大家都习惯了,什么"这件开荒必备啊","盗贼拿这个武器比橙武也差不离了","法师没有这个简直枉为法师"。


反正怎么忽悠怎么来,力争扣完大家兜兜里面攒的dkp。


 可是主T今天安静如鸡啊,大家心里方,方得纷纷高价买装备,就怕让团长夫人盯上什么幺蛾子了。 


拾掇拾掇散了团,明楼退了频道回头抱住明诚:"怎么了?" 


"你可以不干涉的,"主T站在空无一人的副本里,那只丑陋的怪身边:"即便倒T了,那个时候也能秒掉。"


 明楼笑着亲他的脸颊:"干涉的话更保险啊。" 


"我很不喜欢你在我面前死掉。"明诚闷声说。 "你知道我为什么玩T的,"他转头看明楼:"我也很喜欢输出的快感,我从前法师玩得很飘逸的。" 


"我知道我知道,"团长大人安抚地亲着绷紧的唇:"因为你想站在我身前保护我,可你也晓得我为什么玩治疗。" 


明诚不说话了,有点别扭地转着椅子背对他,明楼笑,也不把话说完,因为他知道明诚都知道。 


因为不想让你受伤害,因为希望我可以给你源源的生命力和无尽的勇气。 


明楼有绝对高超的技术和意识,在团队危急的时候总有无数方法救急解围,他是团队的定海神针,所有人信心的来源。 


圣光庇佑着的骑士回到副本里,穿着耀目板甲站在他的战士身后半步。


 而那么多种应急措施里,神圣干涉这个技能,他从来只对明诚一个人用过。




 end 








今天跟我老公讨论当年的魔兽,特别遗憾「神圣干涉」这个特别能体现圣骑精神的技能取消了。 


用生命捍卫一个人的感觉呀,真的很打动人心呐。





评论
热度 ( 336 )
 

© 啾啾嘛嚕 | Powered by LOFTER